您当前的位置> 大连新闻

第一时间把判决念给孩子们听

2021-12-29
00:07
大连晚报
0

  生母陈美霖接受采访中。

  生母陈美霖接受采访中。

  生母陈美霖和两个孩子在一起。

  生母陈美霖和两个孩子在一起。

  备受公众关注的“重庆姐弟坠楼案”等来了一审判决。12月28日,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波、叶诚尘故意杀人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,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两人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撤诉申请,依法裁定准许。

  据悉,两被告当庭未表示要上诉。12月27日,在再次开庭审理前一天,孩子生母陈美霖接受采访,讲述了她与前夫张波从相恋、结婚生子、离婚……再到一双儿女被前夫及前夫女友杀害后的心路历程。

  谈婚姻

  他展现的

  不是真实的自己

  “朋友莫名其妙将我们撮合在一起了!”陈美霖现在回忆起和张波的婚姻满是后悔,“我后悔和他相恋,毁了我的一生。”

  2017年上半年,陈美霖新换了一个在一家小贷公司的工作,岗位是张波以往的岗位,“我最开始很反感他,他像小混混,给我不得体的感觉,我和他话都没有说几句,就被大家撮合了。”后来,张波的猛烈追求和温柔体贴,深深打动了陈美霖。

  张波出生于重庆市长寿区一个农村家庭,小学学历,很早就到社会上打拼。爱穿花哨的紧身衣,身高超一米八,体型偏瘦。陈美霖父母都是收入稳定的职工,她小时候曾上过各种兴趣班,生活没有遭受什么大的挫折,一直很顺利。陈美霖的父母觉得张波“不靠谱”,反对女儿的恋情,陈美霖身边很多朋友都不支持,但陈美霖觉得张波特别有上进心,人很聪明。

  两人交往没几个月,陈美霖意外怀孕,当时她正处于事业上升期。陈美霖选择和她爱的人组建家庭。那场婚礼,没有彩礼,陈美霖父母还承担了酒宴费用。

  “我都觉得自己傻。说真的,这段婚姻,不管是生活习惯、文化水平等等,我和张波都不是在一个水平线上的。但是我就是很爱他,想跟他在一起。”陈美霖眼中的婚姻生活,是过那种普普通通的日子,“我父母经常给我讲,你有什么样的经济能力就过什么条件的生活。”????

  新婚之后,各种矛盾接踵而至。大女儿雪雪出生后不久,陈美霖一家就搬到了江北区的娘家,也是这个时期,张波与他人合伙开了一家小贷公司。

  在陈美霖看来,从那时候开始,张波整个人变了。陈美霖怀孕生子,一直希望张波能早些回家陪伴她,但张波认为陈美霖不体谅他,他在外面需左右逢源打拼事业,每天都忙到很晚,都是为了家庭,两人经常因此发生争吵。

  “张波在工作上是有目的性的,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性的。”陈美霖的认知中,张波以往的工作就是赚银行和客户中间的服务费,但是并不规范,她曾劝张波找一份正经的工作,但他觉得自己文化水平低,不能做啥,而他自己开担保公司时,月收入都在2万元以上。她甚至觉得,张波和她结婚也是有目的性的,“我觉得这就是一场骗局,他很聪明,心思缜密,我和他离婚后,反思这段感情,我才知道。”

  陈美霖认为,张波开公司后,认识一些做工程发家致富的人,这些人往往年龄比较大了。他的野心开始膨胀,想过有钱人的生活,突然面子观念变得很重。

  大女儿雪雪出生后不久,陈美霖发现自己又意外怀孕,她选择将孩子生下。张波平日疏于照顾孩子,还在儿子生病住院后提出离婚。2020年2月,因张波出轨,两人正式离婚。离婚时和张波协商,两个孩子均归陈美霖抚养,洋洋先交由张波和张波妈妈照看至6岁,此后洋洋转由陈美霖抚养。

  谈第三者

  他说她是一个极端的人

  陈美霖记得,她在和张波办理离婚时,张波曾谈到,叶诚尘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人,他担心叶诚尘在外面找人伤害他妈妈和家人。“如果把叶诚尘逼急了,她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。”而在法庭上,叶诚尘则称,张波逼着她和他交往,如果不交往张波就会找人杀她全家。张波还曾跟陈美霖讲起,他和叶诚尘有时会打架,有时还打出血。

  在陈美霖眼中,张波与叶诚尘交往也是带有目的性的。两个小孩跟叶诚尘相比,叶诚尘在他内心更加重要。张波的收入不低,但是离婚协议中应付孩子的抚养费不给付,也不怎么给他自己的母亲花钱,但是会给满身奢侈品的叶诚尘花钱,过“520”时,会借钱给叶诚尘准备一个装满现金的礼盒。这是因为叶诚尘家境富裕,“比如说张波有什么项目,可以通过叶诚尘帮他找人对接。对他来说,叶诚尘有利用价值。”

  陈美霖前期通过警方和法院庭审了解到,叶诚尘曾对张波谈起,说给洋洋算过命,洋洋活不了多久就会死,之后叶诚尘多次向张波提起要弄死孩子的事情,并告诉张波,叶母不同意她和有孩子的人交往,两人要在一起的话就不能有孩子。张波曾在网页上搜索过小孩高坠的相关新闻。

  案件起诉书内容显示,自2020年2月起,张波和叶诚尘就多次通过面谈、微信聊天等方式共谋杀害两个小孩的办法。两人商定以给雪雪买衣服为由,将雪雪接至家中伺机作案。2020年11月2日上午10点,张波趁他妈妈外出之际,将在次卧玩耍的雪雪和洋洋双腿抱住,一起从次卧飘窗窗户处扔到楼下,后致雪雪和洋洋死亡。11月10日,张波、叶诚尘均被当地公安抓获。2021年7月26日,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。

  陈美霖至今仍记得,在7月的法庭上,张波几乎处于“放弃辩护”的状态,面对检方的指控和法官的问询,他很少说话。只有谈到案发前叶诚尘割腕的细节,张波和叶诚尘各执一词。张波表示,叶诚尘以割腕相逼,让自己动手,而叶诚尘则表示自己是被张波逼迫才在一起谈恋爱,她认为张波本不会下手,割腕只是想让张波知难而退,主动分手。叶诚尘和她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,故意杀人系张波所为,叶诚尘系从犯。叶诚尘在庭上受审时哭泣,陈美霖认为这不是发自对两个孩子去世的忏悔,而是他们担心自己被判死刑,害怕而哭。

  在陈美霖内心,在一审宣判前,她觉得张波对自己的两个孩子下手,极其恶毒,被判处死刑的可能性极大,她希望叶诚尘也应被判死刑立即执行。

  在一审开庭前,法院工作人员告知陈美霖,叶诚尘的家属愿意赔偿30万元,希望能获取她的谅解,被她拒绝。后来法院工作人员又告知她,叶诚尘的家属愿意在30万元的基础上再增加赔偿。“无论他们给多少钱我都不能接受,拿这点钱买我两个孩子的命,我的良心过得去吗。”陈美霖表示,除非张波、叶诚尘都被判死刑,否则她觉得每一天都难熬。

  谈儿女

  一直很思念

  未走出痛苦

  刚刚获知孩子去世的那几天,陈美霖一直无法入睡,一闭上眼睛就开始想孩子,靠安眠药入睡。平日里,她说话温和,总带着笑容,在谈到这段过往时她会笑称自己很“佛系”,孩子去世后,她将两个孩子的骨灰安放在重庆北碚区的一处寺庙里。每过一两周,她都会驱车前往寺庙,到了那里,她就泪流不止。

  有时,陈美霖和陈母也会梦到两个孩子。第一次梦到女儿时,女儿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有时她也梦见两个孩子背靠着她,但是她伸手想拉孩子又无法触及。对飞入她家的蜻蜓、蝴蝶、鸽子等小生物,她都会静静地观察它们来了又走,看到这些突来的访客,她都会想起自己的孩子。

  在得知孩子的死涉及刑事案件后,她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表一些思念孩子,指控张波、叶诚尘杀害孩子的视频。这是她情绪疏通的一个出口,另外也想有人关注到此事,帮助她。7月以来,多家媒体找到她,她每次都是用温和的语气讲述这件事,每每说到两个小孩时,她的眼泪仍止不住掉落。

  陈美霖以前喜欢看有关心理学的书籍,现在她更加喜欢那些研究人性的书籍。看了这些书籍后,她开始觉得不能将自己身上的有些负面情绪带给别人。所以现在她每次和朋友出去玩,只要对方不主动提及孩子的事情,她都会开开心心和朋友一起玩。

  “我的世界已经被张波毁了,我以后怎么过,我是蒙的,我只能活在当下,我没有考虑过我的未来,只希望现在能正常生活。

  庭审结束后,陈美霖及其家人乘车前往存放两名被害幼童骨灰的寺庙。陈美霖告诉记者,她要第一时间去将判决结果念给孩子们听,让他们知道妈妈已经为他们讨回了公道和正义,希望孩子们能瞑目。